战疫影像日记|广东医疗队“零零后”:穿上防护服,我就不是孩子了

时间:2020-03-13 00:56:30 作者:admin 热度:99℃


▲点击观看视频

“穿上防护服,我就不是个孩子了。”一句话脱口而出,刘家怡噙满泪的双眼充满认真。

2000年出生的刘家怡,是惠州市惠城区中医院的一名护士,2月9日,广东省再派出438人医疗队增援湖北,她是其中之一。在同龄人还在享受着照顾的时候,不满20岁的她,毅然投身于武汉客厅方舱医院的战“疫”现场。

作为那批医疗队中最年轻的零零后,刘家怡的任务是指导离开方舱的人脱防护服,为抗疫战友守好避免感染风险的这道重要防线。

2月24日晚,开往武汉客厅方舱医院的路上,窗外行人稀少,晕车的她上车后闭目养神。南方日报记者 吴明 罗斌豪 摄2月24日晚,开往武汉客厅方舱医院的路上,窗外行人稀少,晕车的她上车后闭目养神。南方日报记者 吴明 罗斌豪 摄

2月24日,出门前,刘家怡在酒店走廊换上干净的口罩。2月24日,出门前,刘家怡在酒店走廊换上干净的口罩。

2月24日晚,刘家怡进舱前穿上防护服。2000年出生的刘家怡说:“穿上防护服,我就不是个孩子了。”南方日报记者 吴明 罗斌豪 摄2月24日晚,刘家怡进舱前穿上防护服。2000年出生的刘家怡说:“穿上防护服,我就不是个孩子了。”南方日报记者 吴明 罗斌豪 摄

除了医务人员,每天也有警察、安保、保洁人员等进入隔离病房,只接受过简单培训的他们对脱防护服有些陌生,起初几乎每一个步骤都需要指导。这也意味着,在6个小时的上班时间里,她几乎要不停地讲话、重复指导动作。

“感觉颈椎间盘都要突出了。”刘家怡形容,防护服裹得很紧,因为担心崩开她们都不敢做大动作,脖子一直是前倾状态。更难受的是N95口罩带来的窒息感,“就像是6小时被人捂住鼻子,脱口罩才回到人间”。

除了躯体上的疲惫,还面临逼仄环境下的心理压力。

2月24日晚,废弃的防护服堆满垃圾桶,刘家怡将它整理打包。南方日报记者 吴明 罗斌豪 摄2月24日晚,废弃的防护服堆满垃圾桶,刘家怡将它整理打包。南方日报记者 吴明 罗斌豪 摄

2月24日,刘家怡的工作是指导离开方舱的人脱防护服,为抗疫战友守好避免感染风险的这道重要防线。2月24日,刘家怡的工作是指导离开方舱的人脱防护服,为抗疫战友守好避免感染风险的这道重要防线。

2月24日晚,刘家怡帮同事脱下挂满汗珠的护目镜。2月24日晚,刘家怡帮同事脱下挂满汗珠的护目镜。

2月24日,刘家怡的工作是指导离开方舱的人脱防护服,为抗疫战友守好避免感染风险的这道重要防线。2月24日,刘家怡的工作是指导离开方舱的人脱防护服,为抗疫战友守好避免感染风险的这道重要防线。

脱防护服是在一个小房间,一头通向隔离病房,一头通往清洁区,靠着4台抽风机交换新鲜空气。密闭空间容易产生气溶胶,因此要给动作按下延时键,轻柔而缓慢。下班后也是待在自己房间,生活圈定在医院和酒店的两点一线之间。

在实际生活中,她是个爱热闹、有些跳脱的姑娘,朋友圈记录了吃货的幸福生活、零零后的美颜自拍、看到流浪猫的贫嘴等。感性的她也容易哭鼻子,比如,压力大的时候,想家的时候。

但是,她不会将负面情绪带入工作。战“疫”一线的人都承受着压力,刘家怡不想传导低气压,或是因为没有留意到某个细节,让战友直面风险。

2月24日,在岗位上刘家怡发现手套破了一个小口,这种情况存在感染的风险。2月24日,在岗位上刘家怡发现手套破了一个小口,这种情况存在感染的风险。

2月24日,防护服裹得很紧,脖子一直处于前倾状态,又因为怕崩开防护服不敢大幅度动作疏松筋骨,每次上完班她都会感觉身体发僵。2月24日,防护服裹得很紧,脖子一直处于前倾状态,又因为怕崩开防护服不敢大幅度动作疏松筋骨,每次上完班她都会感觉身体发僵。2月25日凌晨1时许,刘家怡走出医院,每次上完班她都会感觉身体发僵。更难受的是长时间佩戴N95口罩带来的窒息感,“就像是有6个小时被人捂住鼻子,脱开口罩才回到人间”。2月25日凌晨1时许,刘家怡走出医院,每次上完班她都会感觉身体发僵。更难受的是长时间佩戴N95口罩带来的窒息感,“就像是有6个小时被人捂住鼻子,脱开口罩才回到人间”。

2月25日凌晨1时许,上公交后,刘家怡第一时间回复家人的信息。2月25日凌晨1时许,上公交后,刘家怡第一时间回复家人的信息。

“我要守好这一关,让大家安全走出这个舱。”她信誓旦旦。守门的故事也许没有冲锋精彩,但一样不可或缺。

下班时间里,刘家怡会用睡觉和看电视来调剂心情。父母每天都和她视频,妈妈总提醒她“做好防护,别用手抠眼睛”,她猜妈妈一定是在网上做过功课。事实上,现在她擦眼泪都会习惯性选择棉签而不是纸巾这是为了避免手上的病毒接触眼部,医疗队员经历过严格的防院感培训,一些安全攸关的小细节已经内化为习惯。

2月23日,刘家怡和同事在驻地吃晚餐,半个月的援武汉生活,刘家怡感觉自己身体最明显的变化是长胖了。2月23日,刘家怡和同事在驻地吃晚餐,半个月的援武汉生活,刘家怡感觉自己身体最明显的变化是长胖了。

2月23日,不上班的时候,刘家怡会用睡觉和看电视来调试心情。2月23日,不上班的时候,刘家怡会用睡觉和看电视来调试心情。

2月23日,武汉天气转晴,刘家怡和同事出门打饭经过窗边停下脚步。2月23日,武汉天气转晴,刘家怡和同事出门打饭经过窗边停下脚步。

2月23日,在采访过程中,刘家怡说到动情时流下眼泪。2月23日,在采访过程中,刘家怡说到动情时流下眼泪。

和许多人一样,刘家怡也盼望着疫情早点结束。“等回去了,我要每天三顿都吃麦当劳,和我爸妈一起。”她流露出孩子气,然后,又哭了。

视频/图片/文字:南方日报、南方+特派记者 吴明 罗斌豪

后方联动:王良珏

统筹:曾强

编辑:木青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26887757@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